我是熱血教練
阿德 (李永德)

從19歲的小毛頭開始當滑雪指導員,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學員對我教學時的嚴格有點不太適應,但是在聽到學員這樣的反應,我還是多少有點沮喪,而且又開始做起自我檢討…。我也看過不少國外滑雪指導員上課時的情況,甚至我自己也實際去學習過國外的教學體系,但是說實話,我個人是不太認為成效會太好。我覺得台灣的教練壓力比國外ski school的教練壓力要大很多,因為我們的教練都有一定要成功的使命感,為了讓從沒有滑雪經驗的學員在三日之內學會滑雪,真的要花不少的專注力和精力;其實我所知道,台灣幾個達成效率高的教練,都曾被學員暗示過情緒有點超過…。

我承認我有點雞婆,從我開始當教練到現在,有一段時期我很習慣一直盯著學員的動作,發現到他們有那些習慣性缺點時,我就會一直抓他那個動作,抓到學員們愈滑愈沒有信心,一直到某個學員不知所措的回答我說他的壓力很大之後,我就才學著盡量不去盯動作。嚴格是好還是不好呢!?這想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,本來我想要儘量的放鬆自己的教學,但是…在我重新思考之後,我還是很希望接受我指導的雪友都能有所收獲,所以我決定儘可能的去收歛我的情緒,但是我還是要盯緊一點。所以…下次各位看到我時請把皮繃緊一點,因為我是鐵血教練 – 阿德!